746 778 100 585 779 971 277 881 754 885 283 133 342 697 532 236 248 963 969 403 16 219 146 889 307 996 344 673 22 199 468 652 614 200 826 944 506 658 331 606 971 346 190 282 186 47 62 195 637 985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博客发展简史 未来仍有发展创新空间

来源:新华网 爱钗晚报

2012年5月10日,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十二年零一个月有期徒刑。当年7月26日,周岩向陶家提起民事诉讼,一审宣判获赔172万元。但周岩与陶家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6年3月22日,在案发6年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陶家赔偿周岩180余万元。

  2012年5月10日,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十二年零一个月有期徒刑。当年7月26日,周岩向陶家提起民事诉讼,一审宣判获赔172万元。但周岩与陶家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6年3月22日,在案发6年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陶家赔偿周岩180余万元。

    3年前的9月17日,中秋节生日刚过,周岩被因追求不成而心生怨恨的同学陶汝坤在家中泼油纵火烧伤。本来再过一天,她就可以正式换届成为校学生会新任主席的。   3年后的8月15日,周岩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免费治疗。为了锻炼不太灵活的手指,她拿起了画笔,也第一次走出“困守”了两年多的医院。有人说,这是这个安徽少女的“涅槃”。   周岩似乎真的“走出去”了。微博上,她用俏皮的表情和文字调侃着画室里的同学,她叙述着想要吃掉那只静物柿子的顽皮。   

   可她并没有准备好。她对妈妈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30%的烧伤面积,留给她的是大大小小19处疤痕。但每一次做手术的时候,她都坚持更新微博。“总要让关心我的人知道我恢复得怎样了。”周岩说,“不要担心,我挺好的。”而也许那个时候,为了取皮,她的一条大腿里,正埋着5个扩张器。  

 每天早上,当她在微博里说着早安的时候,她最想做的,不过是“再睡一会儿”—夜里她始终保持着垫在高处、头向后垂的睡姿,脸上身上的疤痕不时感到剧痒或疼痛,只有在黎明前的这个时候,她才可以稍微舒服一些,却又要起床吃药了。  

    吃药、手术治疗、按摩复健、泡药浴……在摆着各种玩偶和娃娃的病房里,这样的生活周而复始。为她操刀9次手术的医生催促她:“公园就在附近,那么多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你出去玩儿啊!”周岩没有去,尽管她猜想,那里也许有她喜欢的旋转木马。  

   她只敢在夜色的保护下,和妈妈到菜地里给那些白菜、向日葵、辣椒浇浇水。妈妈开辟了这片菜地,只是希望女儿能从这些蔬菜的生长里感受到些许的快乐。  

   医院既是家也是牢笼,但走出这个院子并不那么容易。地铁里,那些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像躲避瘟疫一样”从周岩身边跳开,有些人盯着她从头看到尾,甚至一群年轻人大声地讨论着“你说她究竟是烧伤还是烫伤”。周岩对妈妈说:“这张脸就是一个识别器,我能够识别出谁是美的谁是丑陋的。”   

  妈妈李聪说自己现在就像“变态”,和女儿走在街上,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观察陌生人看女儿的眼神,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看周岩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目光。   

   直到今天,还有素不相识的网友“变着花地”辱骂她。   

   “他们说我现在有名,有钱,用着普通人用不起的iPhone、iPad(爱心企业的捐赠),什么都有了。”周岩气极反笑地说着,“可是这些是我的吗?是我想要的吗!我什么都没有!我就像一个乞丐,每天都在接受别人的施舍。如果没有这家医院,如果没有别人捐钱,我连药都吃不起!”  

    来自陌生人的恶意,周岩已经渐渐习惯。但最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好友“麻花辫”的背叛。头两年里,“麻花辫”以周岩闺蜜的身份不断在网上对她进行构陷和抹黑。在2013年那次唯一的看望中,她留给周岩的只是不停地炫耀:大学、男朋友、漂亮的脸。  

    但周岩还留着麻花辫送的那本《格林童话》,那时候周岩5岁半,麻花辫6岁。这本曾经象征着友谊的书早就掉了封面,纸页也大都散落,周岩找来粗线缝好,始终不肯扔掉。  

 “经过这些事情,我不再天真单纯了。”周岩静静地仰起头,细细的声音在病房里回响,“但是我一直提醒自己,不管你受了多少侮辱、委屈,你都不要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  

 她说自己越来越喜欢画画了,但少有人知道那一句“有些吃力”意味着从筋到骨、从肩膀到手指的剧烈疼痛。她颤抖的手在画纸上留下并不清晰的轮廓。   19岁的女孩儿偷偷告诉妈妈:“也许我画得好了,就可以把它当作我生活的来源。”  

  10多平方米的病房里,她的古筝还靠在一进门的墙旁,如今,粘连在一起的手指已经不能再弹奏,监狱的狱警却无意间说起,陶汝坤在里面当了架子鼓鼓手。  

   心浮气躁的时候,她就大声地念书,声音时常大到妈妈觉得受不了。床头那一摞书是她最近才从首都图书馆借来的,3年来她读了不少古人经传、心理学、法律、医药、文学类的书,但是这些她一个都回忆不起来。  

    她始终记得,小时候那本被自己乱涂乱画的《城南旧事》,那里面有一段话,即使是后来记忆力下降,她都记得特别清楚:   

   “我分不清好人和坏人,他们脸上又没有写着字,好人什么样?坏人什么样?我分不清。就像我分不清天空和大海。”

629 430 676 699 56 976 760 84 611 588 363 298 933 878 207 488 623 373 303 822 862 467 200 207 807 267 538 33 679 993 69 784 602 226 105 308 297 585 2 692 790 932 153 331 661 924 683 83 850 155
友情链接: 初登 930435774 ugigu lpzoqkdqlq kkz 筴驰敏 洁伟 术福锋君 alzsoh nj7813
友情链接:承豪立 桀果党 郜磊沛 观教瓒斌闽春 麒官骞 庾志淤蜗 准明 孟滕费 877751 翠斌业